吹爆澄澄

江澄毒唯,只是讨厌wx而已,怼江枫眠怼江厌离必须的

【黑暗中的救赎】

     1.澄澄黑化,结局是轩瑶曦薛桑寒澄(all澄),主要角色会复活,怼江枫眠,怼江厌离,怼忘羡,金凌刚出生没多久就被失控的走尸死了不复活,时间是在观音庙那里,但是不是原著的剧情。有原创人物出场。

2.这里蓝曦臣不杀金光瑶,是忘羡要杀的,薛洋出来救金光瑶,然后突然江枫眠他们复活了,展开闹剧,江澄一开始就和金光瑶是一个立场的,时间线有可能混乱

3.眉山虞氏被忘羡毁了,虞夫人可能会再次死亡

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江枫眠和江厌离刚复活就来到忘羡旁边关心他们,把江澄当成了透明人,虞紫鸢很生气但是没有发作,毕竟关心儿子重要,金子轩面无表情的看着江厌离仿佛被绿的不是他,这时候江枫眠说:“江澄!你真的是一点江家风骨都没有,如果不是你阿羡也不会失去金丹去修鬼道。”江澄彻底对江枫眠失望了,他嘲讽的说到:“哈哈哈江枫眠,我要是有江家风骨,现在的云梦江氏就不存在了吧。”

     江厌离说:“江澄,你怎么和阿爹说话的,还有本来这就是你的错。”江澄还没开口金子轩就开口了,金子轩:“江厌离,江澄是你亲弟弟,你不护着还帮着贱籍之子,这个贱籍之子害死了我们儿子,到现在你还护着他。”江厌离说:“子轩,阿羡他不是故意的。”金子轩冷笑一声说:“江厌离,今天我就在这里休了你,不只是因为你还因为那个贱籍之子要杀我弟弟。”金光瑶听到这声弟弟感觉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魏无羡说:“谁允许你说师姐的,她是世界上最好的,我师姐嫁给你是你的福气,你有什么资格休她。”魏无羡刚说完想动手但是被金光瑶拦住了,金光瑶说:“魏公子,你和你师姐那点破事,这里在场的人都知道吧。”蓝忘机看魏婴脱不了身准备从后面攻击,江澄替金光瑶挡了一剑,剑刺中了江澄的肩膀,江澄拿起紫电攻击蓝忘机然后两个人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江枫眠想去帮魏无羡但是被薛洋拦住了,薛洋说:“啊呸,江枫眠你不配人父,你还想去帮那个贱籍之子没门。”然后打起来了,蓝曦臣看了一下江澄有看了一下蓝忘机,一边是自己的心上人一边是自己的弟弟,蓝曦臣犹豫还帮谁,然后选择帮助心上人,蓝曦臣帮江澄将蓝忘机打到一旁,蓝忘机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蓝曦臣说:“兄长,这是为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蓝曦臣说:“你做错的事太多了!你先是打伤三十三位长老,又在江家祠堂和魏无羡打伤晚吟,还不知悔改。”蓝忘机说:“这是江晚吟欠婴的。”蓝曦臣不悦的说:“晚吟不欠他的了。”江澄冷笑着说:“哈哈哈,好一个我欠他的,到底是谁有英雄病,害的莲花坞覆灭,到底是谁害的金子轩的儿子死了。”蓝忘机反驳说到:“魏婴给你的金丹。”

       这时候魏无羡脱身来到了蓝忘机旁边说:“如果不是你我就不用修鬼道,你还好意思说我,这颗金丹就当我还江家的,以后我和你就没关系了。”蓝曦臣脸彻底黑了说:“魏无羡,你知道为什么晚吟会没了金丹吗?他不是为了盗回他父母的尸体,他是为了帮你引开追兵才会被抓,现在你好一句没关系就撇开了是吧。”所有人第一次看见脾气一向很好蓝曦臣生气了。魏无羡说:“可是他也借我鬼道的力量报了仇。”江澄冷笑一下说:“如果不是你的鬼道我外甥会死吗。

     江厌离说:“阿羡不是故意的,他他只是没控制住儿子。”江澄冷笑着说:“你闭嘴,自己儿子死了还护着魏无羡,你那儿子真可怜。”这时候江枫眠又来一句说:“你把金丹还给阿羡,你就继续当江家的宗主。”虞夫人上去给江枫眠一巴掌说:“江枫眠!和离,其实魏婴是你亲儿子吧。”

      江澄冷笑一声说:“还金丹可以,从此我和江家脱离关系,再也不是江家人。”江澄二话不说将手放到丹田出猛的用内力将金丹吸了出来,然后自己吐了一口血差点没站稳幸亏蓝曦臣扶住了江澄,蓝曦臣心疼的看着江澄,江澄把金丹扔给魏无羡,江澄说:“从今往后一刀两断,我再也不是江家人,这破宗主我不当也罢。”魏无羡没想到江澄会那么决绝的把金丹挖出来然后给了他。

     薛洋笑眯眯的说:“没想到啊,江宗主为了贱籍之子居然让自己的亲儿子死,真是一出好戏啊,我觉得云梦江氏迟早要完。”江枫眠气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 江澄由于刚挖出金丹还很虚弱所以晕了过去,蓝曦臣抱起江澄说:“虞夫人,现在晚吟还很虚弱得先带他去修养一下。”虞夫人说:“子轩,我们先带阿澄到兰陵金氏那里去修养一下可以吧。”金子轩说:“嗯,阿瑶我们带路。”

     最后就剩忘羡,江厌离和江枫眠在观音庙,江厌离说:“阿羡,你没事吧,江澄真的是太过分了!”江枫眠说:“起来吧阿羡回家了。”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手说:“这是我的道侣蓝忘机。”江厌离愣了一下说:“一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 金夫人和金光善听说金子轩复活了,立马出来迎接他们,金夫人看着复活的金子轩和虞夫人眼睛红了,金光善拍了拍金子轩的肩膀说:“你终于回来了,我们都很想你。”金夫人说:“子轩,阿鸢。”

金子轩说:“阿娘阿爹,我也想你们了。”虞夫人说:“别哭,我不是回来了吗,还有我儿子受伤了可以暂时在你这边修养吗。”金夫人说:“当然可以了。先让他到客房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蓝曦臣抱着江澄到了客房,然后放到床上帮他把了把脉,蓝曦臣说:“晚吟现在情况很不好,本来就受了伤再加上失去金丹,他现在必须依靠药物吊命,要不然他会死。”虞夫人着急的问:“除了这个办法,还有什么办法吗?”蓝曦臣摇了摇头说:“先用药给晚吟吊命,剩下的我得回蓝家继续查找书籍,阿瑶你在金家查找下书籍。”

      金光瑶点了点头,虞夫人说:“你们都先出去吧,我来照顾阿澄。”然后几个人离开了房间,虞夫人看着昏睡着的江澄眼睛红了,她说:“阿澄,是我害了你如果我早与江枫眠和离,你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,阿澄你放心,等你醒来之后我带你回眉山。”

      虞夫人在房间里待了一下午直到金夫人过来叫她吃饭,金夫人说:“阿鸢,先吃饭吧,吃过饭再来照顾阿澄。”虞夫人点了点头然后随着金夫人离开了房间,这时候江澄睁开眼睛,江澄望了一眼门然后费力的坐了起来,江澄不想连累他们想离开这,江澄左脚刚踏出房门就被刚到的薛洋扛回床上,江澄:“薛洋!你让开。!”薛洋说:“你还虚弱,你得在床上躺着。”江澄瞪薛洋一眼说:“我又不是残废,为什么不能出去转转呢。”

       薛洋说: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我就在这看着你了”。然后薛洋就坐在江澄面前笑嘻嘻的盯着他,江澄翻了个白眼然后转到另一边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评论(21)

热度(281)